国际组织实习生资助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组织实习生资助 - 实习总结
2017年度资助项目:张木子谧——实习报告
[ 浏览点击:20 ] [ 发布时间:2018-05-17 ] 字体:[ ] [ 返回 ]

实习报告

张木子谧

大学一年级的暑假,在本科阶段导师和家人的建议下,我在北京法语联盟光彩校区开始了为期两年的法语学习,大三时完成了法语联盟500课时法语基础入门课程。在这一过程中,我一直试图思考如何将这门语言与自己的专业法学进行融合。与法学院中大部分同学通过学习日语以便研究中国刑法的鼻祖日本刑法、学习德语以便研究中国民法的鼻祖德国民法不同,法语和法学融合后,除了有助于学习世界行政法鼻祖法国行政法以外,到国际组织的法律部门进行实习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有了这个想法以后,由于身边缺少到国际组织实习的前辈,我迟迟没有着手申请的事宜。大三时,由于春节的前一周我还留在北京上法语课,就利用课余时间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举办的杰赛普模拟法庭法官休息室进行了为期三天的志愿服务。杰赛普模拟法庭是国际法领域的一项非常著名的比赛,法官休息室汇集了大概40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国际法领域的执业前辈。这些前辈中大概有2/3的人能够熟练运用法语进行沟通,让我理解到法语在国际法领域的重要性。志愿服务结束后,我又以志愿者、书记员、队员的身份分别参加了三次国际法领域的模拟法庭比赛,包括国际刑法、国际经济法、(广义的)国际公法,在这一过程中我慢慢接受大量的国际法专业知识培训、英语能力得到提升,与此同时接触到更多的国际组织执业人员,开始国际组织实习申请之路。

2016年3月,我在Inspira上同时提交了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剩余机制和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的实习申请,2016年5月下旬,我在波兰华沙大学法学院参加华沙-北京大学生论坛时收到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剩余机制的实习邀请函,2017年4月,在中国政法大学进行研究生专业课学习时收到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的实习邀请函。从中可以看出,第一份实习邀请函等待时间比较短,第二份实习邀请函我大概等了一年多。后来在实习中和实习导师沟通我才理解,收到邀请函的时间并没有固定期限,这与所申请部门在某一时间段的招聘实习生需求有关。因此,两到三年后拿到实习机会的也大有人在。

下面,我将两段实习分别进行具体介绍,每段实习,我将首先实习机构和工作内容进行客观的介绍,为后来的申请者提供具体参考;其次,我将分享一些个人感受,为对这一领域感兴趣的同学、前辈提供参考。最后,我在结语中,对实习中帮助过我的导师、前辈、同学、家人进行感谢。我永远不会忘记,是他(她)们在我一路走来的过程中不断为我指点迷津,帮助我成长。

一、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剩余机制(IRMICT

2016年9月29日,我登上了前往非洲坦桑尼亚的航班,开始了IRMICT的实习之旅。我实习的机构在中国的知名度很低,它所在的办公机构前身为联合国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相信后者更加为人所熟知。该机制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为了及时完成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和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的审判工作,并继续发挥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和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对国际刑法发展的影响而新设立的机制。我所在的部门是书记官处,尽管该部门承担着为机制其他部门提供行政、法律、政策和外交服务的职能,实习导师Sam在第一天便根据我的专业将我归入该部门的法律团队。但实际上由于IRMICT实习生比较少(共三人),我的实习内容还是包含了上述所有领域。在实习过程中,我的每一位上司都曾经指导过我进行某一领域的工作。行政方面,主要是一些法庭法律领域的法文报销单整理。法律方面,主要是对部门工作中涉及的法律问题进行法律检索并起草英文法律报告,涵盖了国际刑法立法、司法、执法领域方方面面的问题。政策方面,主要是对安理会的一些英文文件的研究总结。外交服务,主要是一些外事活动上为坦桑尼亚领导人和联合国总部官员担任礼仪协助。在实习的第二个月底,我有幸经历了IRMICT迁入新的办公楼,从市中心阿鲁沙国际会议中心迁入郊区群山中的一座山顶。新的办公楼虽然地处偏僻,上班需要爬过一座山,但远眺可以看到当地的梅鲁火山和乞力马扎罗山顶的皑皑白雪。未来非洲人权法院和其他国际组织也会陆续迁入这一区域,这体现了坦桑尼亚政府希望在阿鲁沙打造非洲“海牙”、发展国际法的计划。由于IRMICT分为荷兰海牙和坦桑尼亚阿鲁沙两个分支,分别承担卢旺达国际刑事法庭和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余留事项的职能,两个法庭共享同一上诉法庭,因此两地通常就某一问题进行视频会议。此外,由于IRMICT是安理会通过决议建立的一个机制,通常与纽约总部进行定期视频会议。

实习时整个机制只有三个实习生,除了来自中国的我以外,还有来自美国加州的Nina和来自法国巴黎的Marie,她们比我大3-6岁,且英法双语为母语水平,国际经历丰富,常常对我在工作和生活上进行耐心指导。每天中午一起吃午餐的时候我们会交流工作中遇到的问题,讨论一些国际法和国际政治问题。在这一过程中中、法、美三国的法律思维时常碰撞出火花。在外国文化背景下,她们积极教我如何与世界各国人民相处,尊重当地风俗文化,积极与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不同国家的人交往。起初我担心与海牙动辄上百名实习生的前南刑庭相比,在IRMICT的经历也许不够多元。后来发现,上司在挑选工作人员和实习生的过程中非常注重平衡比例,创造一个多元环境。在接受本部门多位上司的法律指导以外,其他部门的很多上司也非常关心我的生活和工作,经常邀请我吃午餐或者晚饭,期间询问我是否有工作上的问题或者生活上的困难,一般我提出后他们会立刻解决。可以说,在这样一个中国相距遥远而又陌生的国度,我受到了整个机制的照顾和培训。当然,非洲坦桑尼亚实际上是一个相对而言非常危险的国家,霍乱、疟疾肆虐,基础水电设施不完善,每时每刻都面临大面积停水停电的可能,当地民众受教育水平比较低、人均收入非常少、整体发展十分落后,实际发展水平堪比70年代的中国,与当地人打交道时被骗的事情时有发生。实习期间我经历了被当地蚊虫叮咬、在当地用餐时生病,在租房、旅行时被当地人骗过钱,雷雨天深夜住处被陌生人翻窗吓得整夜握着菜刀恐惧到无法入睡等等。虽然亲身经历时会有低落情绪,但随后就在实习上司和其他实习生以及曾经在阿鲁沙生活过的杨力军老师的帮助下,顺利克服掉这些困难,完成实习,健康回国。因此,在准备实习申请的过程中,除了完善专业能力,也要对前往欠发达国家做好心理准备。

 

二、联合国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ICTY

2016年6月2日,我再次登上了前往荷兰海牙的航班,开始了联合国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的实习之旅。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在国内知名度比较高,几乎家喻户晓。这次我同样选择了书记官处进行实习,办公室与书记官长一墙之隔,负责我的导师是我在阿鲁沙实习时和我接触过两周的一名美国人,语速十分快,工作效率非常高,法律文书写的非常好。实习工作内容与IRMICT类似,但这一次,主要进行的是法律事务的工作。虽然法庭有来自世界各地近百名实习生,但和我一个办公室实习的是一名来自加拿大多伦多的华裔实习生Rob,他在和我共事的过程中基本上是手把手教会我每一个任务的检索方式和一些ICTY内部数据库的使用方法,在他离开后我又分享给新的实习生。实习的工作内容主要是为ICTY的法庭部门提供一些证据、证人保护、人权方面的法律检索。法律检索的内容往往十分之多,动辄对法庭过往的所有判例、其他法律文件进行地毯式检索,对于非英文母语使用者的英语文献阅读速度来说有一定的挑战。在ICTY实习的过程中,取代视频会议的是每月一次的团队会议,正副两位书记官长轮流主持会议,也有同时在场的情况。团队会议中每位成员就自己的工作进行汇报,并制定未来工作计划。

ICTY的午餐时间,副庭长刘大群法官会为我和其他中国实习生讲解国际法知识,我们也会随时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向刘法官提问,刘法官始终逐一耐心解答。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上司让我进行国际人道法某一具体条约的法律检索,我由于对这个条约之前不是很熟悉,坐在办公室检索了一天毫无结果,第二天上班整个人见到上司感到非常紧张。中午吃饭的时候询问刘法官是否了解这个方面的问题,知识渊博的刘法官帮助我轻松地拨开迷雾,安抚了我的紧张和焦虑情绪。下午回到办公室我立刻充满信心地迅速完成一份法律检索报告提交给上司。上司在回复的邮件里表达对我提交的报告的肯定,并亲自到我办公室询问我,能否以同样的方式进行另一个主题的检索。在每周六的下午,刘法官都会在国际法促进中心的海牙办公室举办国际刑法课程的讲座,课堂上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中文国际法本科、硕士、博士生,国际法院、国际刑事法院、国际刑事法庭的实习生或者国际法方向的访问学者,每堂课大家都会在刘法官的指导下针对国际刑法的一个前沿且经典的专题进行讨论。后来有一位德国上司因为常常在食堂遇到刘法官给我和其他实习生进行午餐谈话,在团队会议沟通交流时好奇地问我在谈一些什么,我和上司们解释刘法官在午餐和周末时间给我们传授国际法知识以后,整个书记官处的法律官员都非常震惊,十分佩服刘法官的慷慨与无私,非常惊讶刘法官牺牲周末私人休息时间为中国学子传授国际法知识,纷纷向我表达对刘法官的敬仰。与ICTY相隔两站的是坐落于和平宫的国际法院,较远的是国际刑事法院,紧邻ICTY的是欧洲国际刑警组织,禁止化学武器组织,阿瑟国际法研究中心,我常常在实习的周五下午没有任务时被上司放半天假,指派到这些机构听国际法各种前沿领域的讲座,并在上班时间整理成报告分享给部门所有的上司。因此,ICTY区位优势和学术资源是IRMICT目前无法比拟的,但随着非洲人权法院和其他国际组织的相继迁入,IRMICT必定会逐渐发展到这种水平。

 

在海牙的实习生活中,由于初夏开始实习,初秋结束实习,海牙纬度较高,天气转冷,没带冬衣的我整天冻的瑟瑟发抖,细心随和的刘法官发现这一点后,嘱托杨老师整理了很多自己的厚衣服送给我,每当我穿上这些衣服时,内心都会想起刘法官和杨老师在工作和学习上的指导,这些都是值得一生珍藏的点滴温暖。

ICTY实习时,办公室紧邻书记官长,他每天早来晚走,工作期间常常忙到不吃午饭,刷新了我对国际组织高级法律官员的印象。除了在工作上要求严格以外,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一件小事是,有一次下班后,他在办公室门口的墙上挂一副在萨拉热窝会议上受赠的前南斯拉夫摄影作品,整整挂了大概一个小时,拿直尺和水平测量仪反复悬挂。刚开始帮助书记官长挂好时我认为已经达到水平标准,没有任何问题。书记官长走到远处看了看,又拿来直尺测量,发现一个不到1毫米的误差,将钉子取下,反复重新悬挂,直到100%精确。生活许许多多的小细节让我逐渐认识到国际刑事法庭的每一位法律职员的能力之强、对自我要求之高。副书记官长是一位非常有气质的英国女律师,从外表到言谈举止,以及个人性格和工作风格,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由于身为女性,她身上的很多内涵,我希望自己在未来能够同样拥有,就主动写信给她询问能否抽时间和我喝杯咖啡,聊一聊她自己。她很快热情地回复我可以,并在约定的时间主动到我的办公室带我去咖啡厅喝咖啡,毫无保留地和我分享她从进入法学院的那一刻一直到现在的所有经历。其实这些经历都可以在网上搜到,但我注意到她本人分享给我的有价值的私人经验,还是比网上公开的信息多了很多。与此类似的咖啡谈话我大概进行了10场,对象主要为ICTYIRMICT的高级法律官员。其中还有一场是在国际刑事法院和法国法官的午餐谈话,他耐心地请我在食堂吃饭,分享他的判决思路,同时特意安排我旁听了一场庭审,并向我解释国际刑事法院的庭审模式,与ICTY进行比较,还详细介绍了庭审法官、律师和法律援助工作者的职责。这种咖啡文化带给我很多意想不到的能力提升,比如实习期间提到学习国际法的问题,上司会主动和我分享她们在法学院求学时的细节,从学习和工作上给我非常多的启发。当然更多的时候,还是对当下的一些热点国际法问题的探讨。另一方面,一直以来我十分敬仰、崇拜的高级国际法律官员们总是热情耐心地和我沟通交流,让我倍受鼓舞。可以说,在实习中,是走过的路(做过的法律检索、阅读的法律文件)和见过的人帮助我成长。

 

三、结语

在申请实习的过程中,中国政法大学的李居迁老师、张保生老师、周长玲老师为我出具了推荐信,在和我沟通推荐信的过程中一直鼓励我争取机会;法学院的马宏俊老师、许身健老师、王家启辅导员一直鼓励我到国际组织实习;国际法学院的马呈元老师反复对我进行专业指点;现在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作的鲍婧心学姐为我准备实习材料提供了耐心指导;国际法学院国际刑法专业的刘妍学姐、陈茜学姐、梁卓学长、宋可学长耐心为我解答国际法领域的具体问题。在我实习期间,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法庭刘大群法官对我进行专业指导,杨力军老师从非洲到荷兰始终对我在生活的方方面面进行关心照顾。同时我在中国政法大学的导师,曾经在法国留学八年、在欧洲人权法院实习过的张莉老师时刻在邮件或者微信中提醒我在实习的过程中静心思考,多读书,多研究问题,在字里行间时常担忧我的安全问题和工作期间学术能力的提升。最后,感谢家人,他(她)们顶着很大的压力,支持我独自一人飞到非洲中部的边境小城实习,随后又支持我前往海牙实习。我能够顺利完成实习,离不开身边每一个人的帮助和付出。未来的路还很漫长,但我会将过往所有的温暖一一珍藏在心底,不断努力前行。

Powered by Orchard Copyright © 2014 厦门大学陈安国际法学发展基金会   技术支持:三五互联  备案序号:闽ICP备15025645号-1

闽公网安备35020302001296号